所有能活過三十歲的女孩都不簡單

2017/05/04

林奕含的故事,讓我想到自己八歲時的一個場景,是的,那場景令人印象深刻到一個八歲小女孩能一直記到現在,雖然那個畫面很多年以後才明白,自己遭遇了什麼。

在老家只容兩大人並肩那麼寬的小巷子裡,再岔出去又有條小巷,那天下午,某戶人家的後門半掩著,門內有大哥哥對著我招手,他大概國中生年紀,藏身在黑暗中招著手要我過去,孩子王又大膽的我,並沒有像平時那樣受到召喚就應和,反而本能地退後兩步,然後感到困惑,為什麼不想過去?不過去會不會不禮貌?我該過去嗎?他會不會不高興?..........種種糾結迅速冒出(當然這些糾結都是後來長大後慢慢理出來的,當下,就只是困惑而已)

最終,我毅然轉頭奔回自己家,他沒追出,所以並沒發生什麼事,我也沒跟任何人提起,就彷若沒這件事一般。那國中生的面貌其實很模糊,我完全不確定他是不是鄰居,或有沒有住那裡。我只記得,他給人「很怪、很緊張」的感覺,是這股緊張感啟動我不想靠近的本能,進而能逃開。

雖然這件事被隱沒在記憶中,但多年之後,接觸了心理、占星領域,才慢慢回想起過往自身的許多「異常」應由此而起,包括讓自己青春期面容醜陋、束胸、打扮中性、行為粗魯像男人婆,還一直「想把子宮割掉」,可能都源自於那段經歷所帶來的深沈恐懼,我不想當引人犯罪、引人侵犯的誘因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自己不吸引人、「不具市場性」。

真是簡單粗暴的自保方式。人是安全了,但青春期也在黯淡中度過。

多年以後,對自己身為一個女孩,能平安長大且過程中沒被性侵覺得慶幸,這種事情離我們並不遙遠,發生的人、數量也遠比我們以為的多,且有發生、沒發生都一樣會留下創傷,只是女孩們的命運有的幸有的不幸,個性有的開朗有的不開朗,然後,之後的發展就變得不是人力所能控制。

所以,能平安活過三十歲的你我,或不平安但能強壯活下來的你我,都值得慶幸與嘉獎...........

我們是偉大的倖存者,該好好敬自己一下。

<<    Previous
05/07運勢
   ||        Next    >>
倖存者的傷痕